粵港澳桂中醫(壯醫)非遺傳承協會有限公司

   

 

壯醫藥歷史

壯族作為祖國南疆一個人口眾多的土著民族,是我國最早種植水稻和最先培植棉花的民族之一,高山畜牧業也較為發達。與這種物質生產活動相應的是,壯醫藥的逐步形成和發展。從柳州、桂林、南寧等處發掘的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的遺物中,壯族先民們所使用的工具先後有砍砸器。刮削器、尖狀器、石片、骨器、骨針以及陶器等,並有捕獲生物及用火的遺跡。這些原始工具中,就有可供醫療用的砭石、陶針、骨針。原始時代穴居野處,由能取火進而製作陶器,漁獵熟食,有利於人體各器官特別是大腦的發育,並減少了胃腸病的發生。

壯族先民是最早創用針刺療法的民族之一

1985年10月,考古工作者在廣西武鳴縣馬頭鄉(壯族聚居地區)西周末年古墓中,出土了兩枚青銅淺刺針(其中一枚出土時已殘斷)。針體通長2.7釐米,針柄長2.2釐米,寬0.6釐米,厚0.1釐米,呈扁的長方形。針身短小,長僅0.5釐米,直徑僅0.1釐米,鋒銳利。經考證認為是二枚淺刺用的醫療用針。其鋒微細,與古人對“微針”描述是一致的。廣西“微針”是迄今為止在我國範圍內唯一見諸報導的、年代最早的“微針”。它為研究壯醫的歷史提供了可靠的實物依據。事實說明:壯族先民是最早創用針刺療法的民族之一。

 

廣泛應用氣功導引引舞療疾的防治方法

對壯族聚居的左、右江地區的古代大型岩壁畫-花山岩壁畫的考察表明:先秦時期壯族先民已經廣泛應用氣功導引、引舞療疾的防治方法。在寧明縣的一處面積約6千平方米的岩壁畫上,繪製了1370多個人像。這些人像正面的多為兩手上舉,肘部彎曲成90°∼110°。半蹲狀,兩膝關節亦彎成 90°∼110°。側身的人像多排列成行,兩腿向後彎曲,兩手向上伸張。可以說,不管是正面還是側面圖,都是一種典型的舞蹈動作或功夫動作形象,且似有首領示教。人們對於這些舞蹈動作間接表現的社會生活內容,當然可以作出種種猜測和分析,但決不能忽視它的直接效果——卻病強身,特別是對腰、膝、肩、肘關節肌閃的鍛煉,是顯然而且肯定的,岩畫所用的赭紅色顏料經鑒定主要為氧化鐵。專家們已經有比較充分的證據,證明花山岩壁畫基本上是戰國時期的作品。此外,在壯族地區出土的銅鼓飾紋上,也有大量的舞蹈氣功的圖案。

 

目診,從《黃帝內經》到《傷寒雜病論》再到《諸病源候論》《小兒藥證直訣》《景嶽全書》《普濟方》等經典著作中,均有記載。在全國名中醫、壯醫理論奠基人黃漢儒所著《壯族醫學史》中,廣西東蘭縣人黃老五是“壯醫目診”的創始人。1990—1991年,壯醫目診分別被列為自治區級和國家級科研課題;2003入選南寧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;2018年入選自治區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 

壯醫目診是壯醫通過觀察患者眼睛白睛(球結膜、鞏膜)脈絡出現的位置、形態、色澤、斑點等結構的動態變化和黑睛(虹膜)上生理紋路的變化,穹窿出現的位置及瞳仁的各種變化來診斷身體上疾病所在的部位,疾病的性質、疾病的損傷及疾病的預後情況。是壯族先民受到古老的“相牛相馬術”啟發,通過長期醫療活動及實踐經驗總結出的壯醫診法。

 

壯醫目診認為,人體各個部位、各個器官、各個組織在眼睛上都有特定的反射區,當其發生生理或病理改變時,大都可以反映在眼睛的鞏膜上,醫者觀察鞏膜上這些信號的變化,就可以測知疾病的病變位置、病變性質、病變範圍、病情的輕重及疾病的預後轉歸等。

 

壯醫目診採取分區診察法,即黑睛診法、白睛診法、天地人三部形色目診,其中以望白睛的方法來診斷疾病最為常用。通常,醫者囑患者取坐位,兩眼正視前方,然後慢慢轉動眼球,醫者持手電筒從遠處緩慢照射至患者眼睛,然後用手分開上下眼瞼,充分暴露白睛,借助放大鏡細緻觀察。一般而言,軀體上半部疾病在瞳孔水平線以上體現,下半部疾病在瞳孔水準下以下體現,左眼多主軀體左側疾病,右眼多主右側疾病。

 

1986年,“壮医目诊诊室”在な西设立门诊,并组织大量的临床科研人员开展目诊临床研究工作,据记载,壮医目诊专家黄老五每年诊治病人达10000人次。随对壮医目诊的发掘整理、研究提升,该诊断方法应用范围越来越な泛,除眼科外,临床应用已涉及内科、外科、妇科、儿科、皮肤科等领域,经谭俊、李凤珍、钟丽雁、朱红梅等壮医专家的临床研究硕果,为今后壮医目诊在临床诊疗体系的推な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作为壮医学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,一大批壮医专家将壮医目诊理论与临床研究相结合,促进其在临床上的应用和推な。

 

 

壯醫藥是中國傳統醫學的重要組成部分,有著悠久的歷史。它是壯族人民在長期的生產、生活實踐中同疾病作鬥爭的經驗總結,有著獨特的理論和豐富的內容。壯醫藥不僅在歷史上為本民族的健康繁衍作出了重大的貢獻,而且仍是廣大壯族地區群眾賴以防病治病的有效手段和方法之一,是壯族地區重要的醫藥衛生資源。經過廣大壯醫藥工作者長期的不懈努力,壯醫藥在理論研究、診療方法以及壯藥的發掘整理及應用推廣方面都取得了豐碩的成果。

壯醫藥萌芽於原始社會時期,壯族先民在長期的勞動及生活實踐中,逐漸認識藥物的性質和作用,並掌握簡單的治病方法。先秦時期,陶針、角療、骨刮等治療技術已經開始運用。進入唐宋以後,隨著壯漢文化的交流,壯醫藥吸收中醫藥的部分理論和方法等,得到迅速發展,壯藥使用品種範圍擴大,用藥經驗日益豐富,診療技術進一步提高,為壯醫理論體系的形成打下了基礎。

壯醫藥的研究起初主要由個人撰寫論文和醫著,新中國成立以後,特別是1983年以來,廣西壯族自治區衛生廳和科技廳將壯醫藥研究列為重點專案,對壯醫藥的研究、發掘與整理有計劃有規模地逐漸開展起來。研究人員從文獻收集、文物考察和實地調查等多方面對壯醫藥的歷史與現狀進行研究,包括民間壯醫的登記,驗方、秘方與單方的收集整理,歷史文物的搜尋,壯醫藥理論與醫療技術的總結等等, 經過近20年的努力,在古醫籍的發掘整理,理論的探討,臨床診斷與治療方法的研究等不同領域中取得了多方面的成就,壯醫藥專著相繼出版,發表論文數百篇,完成國家級、省級科研課題多項,豐富而零散的壯醫藥經驗得到了理論上的總結,壯醫藥理論體系已基本形成,壯醫藥教育也開始走進中等、高等醫學院校。隨著21世紀的到來,壯醫藥的研究更加受到重視,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已著手組織人員,對壯醫藥的理論與臨床體系進行更深入的研究,努力使壯醫藥的研究進一步深入,並得到更大的發展。

壯藥

壯族居住區地處嶺南亞熱帶地區,動、植物資源十分豐富。由於壯族人早有喜食蛇、鼠、山禽等野生動物的習俗,因此動物藥應用較為普遍,民間歷來有“扶正補虛、必配用血肉之品”的用藥經驗。壯藥的另一特點是善於解毒,而且解毒的範圍較廣,包括解蛇毒、蟲毒、食物中毒、藥物中毒、金石發動毒、箭毒、蠱毒,等等。廣西著名的蛇藥就是壯藥的一大貢獻。

我國壯族主要集中於廣西壯族自治區,據該區有關部門調查,壯藥共有709種。《壯族民間用藥選編》收載常用壯藥500多種。具有地方民族特色的壯藥主要有:廣西馬兜鈴、千斤拔、龍船花、閉鞘姜,陽桃、兩面針、雞蛋花、刺芋、金錦香、南蛇腹B薯莨、馬鬃蛇、褐家鼠、蟒蛇等。壯族民間每逢傳統節日,也開展藥市交易。廣西靖西縣根據端午節壯族藥市調查,整理出藥市壯藥名錄246種,壯藥是壯族人民文化結晶之一。

壯藥歷史悠久,源遠流長。某些品種的壯藥並較早地得到開發利用,同時成為著名的中藥。例如《後漢書·馬援傳》載:“出征交趾,土多瘴氣”,因常服薏苡仁而能防治瘴疾,後帶回中原。苡仁至今仍是壯醫常用藥,也是常用中藥,盛產於壯族聚居的百色地區各縣。在貴縣羅泊灣漢墓出土的文物中,就有鐵冬青、金銀花等壯醫常用藥。在《神農本草經》收載的365種藥物中,壯族地區盛產的菌桂、牡桂、苡仁、丹砂、鐘乳石等被收錄。該書中有“除寒熱邪氣,破積聚愈病”等作用的“下藥”125種,壯族地區大多有出產。唐代《新修本草》也收載了不少壯藥,如蚺蛇膽、滑石、釣樟根皮、獲苓、桂、蒜、瓜蘆木、黑石脂、鉤吻、白花藤蛇黃、郁金、蘇方木、狼跋子等。稍其後的《本草拾遺》,更收載了著名的壯醫解毒藥陳家白藥和甘家白藥,這兩種藥在當時即已作為貢品上貢朝廷。

Copyright © 2024 GD,HK,MO and GX TCM(Chuang Medicine) Intangible Inheritance Association Co., Ltd. All rights reserved.

Powered by ABCHK.com